首頁 >> 資訊中心 >> 新聞中心 >> 展會動態

匠心鑄藝·黃智清|傳承新生,老文化邂逅新思想

作者:廈門手工藝品展,發布時間:2020/1/20 10:53:38

以木詮釋美
雕萬物之形
刻世間百態

    1977年出生于福建莆田的黃智清,從小受木雕藝術熏陶。1999年畢業于福州大學廈門工藝美院雕塑專業。畢業后出國深造,先后游歷馬來西亞、越南、日本、西班牙等國后定居阿根廷。2014年回國,師承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黃文壽。黃智清長期接受傳統美術教育,又深受西方藝術思想影響。

    “我喜歡沉醉在雕刻刀與木頭之間的靈魂塑造。”
    黃智清說,雕塑材料各種各樣,但他更喜歡木頭。木頭獨具的歷史感本身就是一種力量。這種力量與思想碰撞,總是能激發超乎想象的藝術張力。
    看到路邊不起眼的木根、木頭,黃智清習慣蹲下來,研究其形,所以他的工作室堆放著各種奇形怪狀的木頭。大自然的恩賜,經過一番雕琢打磨,不起眼的木頭總能煥發出新生命。朽木新生,黃智清的這一習慣影響周邊朋友,朋友說:“現在我們在路邊看到木頭,都要停下來多看兩眼。”

    在雕塑家黃智清眼里,木材天然切割下來的形狀就是一種無聲語言。
    當看到這三個枝杈的木頭時,黃智清就想到 ‘貪、嗔、癡’的主題。


《貪嗔癡》創作現場

    “ ‘貪、嗔、癡’不是具體的某個人,用非常具象的語言,不合適。”黃智清分享他的創作歷程。用現代抽象表達,作品的無邊想象,則讓觀者自行完成。這正是藝術家創作的樂趣之一。


《貪嗔癡》創作進行中

    不是具象的任何人,卻根植于每個人心中。“貪、嗔、癡”三者彼此糾纏,人因此沉淪。作品創作過程中,不斷雕刻,不斷打磨,不就正是一場關于“人的修煉”么。人只有不斷“修自己”,才能使“貪嗔癡”低下頭,最終超越自我。


《貪嗔癡》參加“廈門時間”第一回當代藝術聯展
    木頭是一種極其古樸的雕塑語言,河姆渡出土的榫卯,距今已7000多年。用現代的思想,在傳統的材質上做文章,總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魅力。
    新與舊碰撞、融合,引發無限遐想。
    黃智清喜歡創作這樣的遐想。一段木頭,9天時間,黃智清讓傳統文化,迸發全新藝術。



《大道至簡》,榮獲2018年“藝鼎杯”現場創作金獎

    《大道至簡》是他的轉型之作。三角形、四邊形、圓形等現代簡約線條勾勒整體造型,人物臉部輪廓則用傳統寫實筆觸,簡約而不失內涵。整個作品打破傳統手法,現代抽象線條與傳統細膩臉部互相襯托,爭相輝映,虛實之間,大道至簡。愈看愈發生動。 
    老子手上的《道德經》,采用金箔,“金”與“經”諧音。“知足常樂”是老子留下的教誨,但它卻在社會發展中漸行漸遠。當下社會對金錢的欲望與觀念,的確值得我們深思。


黃智清作品《梵高》

    如果說《大道至簡》是其轉型之作,那黃智清的《梵高》則是用創作表達當下藝術家的心聲。《梵高》以梵高《割掉耳朵后的自畫像》為原型,用三維立體木雕呈現平面畫像。
    雕塑材料是楠木。楠木足夠堅硬,不容易破壞。契合梵高堅毅的人物性格。軀干保留楠木切面紋路,臉部用雕刻刀,一刀刀刻畫。獨特的雕刻切面,被用來傳達梵高的色彩堆積。雕刻刀化為畫筆,與梵高的筆觸,一點點相遇,交融。木雕獨有的語言與梵高的畫高度契合,自然、簡單、又充滿情緒。
    即使身處困境,也保留自己獨特個性,保留初心。《梵高》自畫像不僅是梵高的自畫像,更是當代藝術家們的自畫像。
    黃智清的作品不斷跳脫出傳統與當代的界限,回歸藝術本身,回歸人的思想本身。



    自己的想法以及對藝術的堅持最終匯聚成“歸于真”。這是他對“歸于真”的解讀。2013年,黃智清創建“歸于真藝術”,2019年“歸于真·閩藝術空間”應運而生。
    “歸于真”源于福建“黃氏木雕”,從自有藝術到一個可觀可憩可品的藝術平臺,百年雕刻傳承并非一成不變的固守,而是開放、包容,讓傳統文化迸發出新的藝術魅力,這是黃智清的別樣堅守。



部分圖文選自廈門歸于真官網
由廈門歸于真藝術文化有限公司授權提供